-

還有自己那個媽,一直給她立下目標,再怎麼樣要比雲七七過得好。

可現在她過得根本不如雲七七。

“你就是雲潼兒吧。”

女人的聲音夾雜著貴氣與強勢。

雲潼兒愣了一瞬,抬起頭來,“你是?”

“江明珠。”女人身穿黑色風衣,裹著姣好的身材,她濃卷長髮披肩,眼神中儘是雷厲風行,自報家門。

雲潼兒努力回想這個名字,總覺得很耳熟好像是在哪裡聽過。

“江明珠?江?江……”

雲潼兒想了半天,瞳孔猛地一縮,“我想起來了,你是江家的二小姐,江二小姐!京城權勢滔天的那個江家!”

豪門。

提到江家,雲潼兒第一想到的就是豪門二字。

“是我。”江明珠笑了笑,還看了一眼助理白靈,身邊也同樣跟著一大批江家保鏢。

雲潼兒瞬間有些激動了,“你可是電視上的人物,我看過你的媒體采訪,你很厲害,成立了不少公司,財閥千金,女強人一個,我特彆敬仰你。”

這一番彩虹屁。

江明珠倒是有些覺得雲潼兒很識相。

最起碼比雲七七強多了。

“不過,你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雲潼兒忽然有點緊張,她目光小心翼翼,略帶忌憚地看了一眼江明珠身後的保鏢。

對方找上她還不知道是福是禍。

那可是江家,江家的名聲雲潼兒在外有所聽聞,娛樂圈多少女明星都想攀上江琛宴,可結果都不好。

那些一線女明星都攀不上的家族,更彆說她一個不入流的三線女星了。

雲潼兒警惕起來。

聞言,江明珠眼神毒辣,一下子看穿她的心思,“你不用怕,我找你不是什麼壞事,你放輕鬆點,準確來說我是找你幫忙的。”

“找我幫忙?”雲潼兒看了看周圍,基本上冇人搭理她,婉拒道,“江小姐有所不知,娛樂圈我幫不上你什麼忙,我就是個三線小透明,現在連這部網劇都出演不了,還被開除了。”

江明珠身邊的助理白靈笑出聲來。

“這個劇組就是個破網劇而已,你要是想演好劇,我們江小姐可以給你很多資源。”

雲潼兒還是有些奇怪。

她雖然知道江明珠旗下是有娛樂公司,但她不知道江明珠口中的幫忙,是什麼意思。

大明星多了去了。

“為什麼啊?”雲潼兒縮了縮脖子,膽怯地問。

“你叫雲潼兒,是雲七七的表妹嗎?”江明珠不多廢話,開門見山。

雲潼兒點了點頭,目光有點恨意:“是,她是我表姐,可明明她前陣子還隻是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,現在就搖身一變成了……”

雲潼兒欲言又止,生怕說多了惹禍上身。

畢竟她僅僅隻是開了個小號造謠得罪雲七七,就遭遇了現在的下場。

要是她不小心說了什麼話,她怕下場更慘。

江明珠挑了挑眉,站名立場,讓她可以放心說下去,“雲七七上次讓我的服裝品牌折了不少錢,虧損很多,我也和你一樣討厭她。”

“華裳品牌?”雲潼兒混跡娛樂圈,對於這些時尚方麵的事情也多少知道一些。

“冇錯。”

雲潼兒倒吸了一口涼氣,華裳品牌和萬寶品牌相比的話,的確是差遠了。

邁多少步都追不上的那種。

江明珠從助理白靈的手上接過資料,她遞給雲潼兒,“我查了你的身世,你爸爸喜歡賭博,欠了幾乎三百萬的債務,而你和雲七七的關係也並不好,你這次被劇組開除,應該也是和雲七七有關吧?”

雲潼兒看了一眼,嚥了嚥唾沫,資料上麵全部都是她和父母的所有資訊。

幾乎全部都被江明珠掌控了。

這一刻,雲潼兒攥著手指,也知道她不能和江明珠對著乾。

她是個聰明人。

知道現在江明珠想聽什麼。

雲潼兒莞爾一笑,咬咬牙,怒氣沖沖地道,“肯定是她乾的!不是那個賤人還有誰?要是可以,我真想當麵給她一耳光。”

江明珠聽見這些話,心裡很是舒坦,嘴角輕輕揚起弧度。

“我可以給你機會,讓你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,讓你過上比雲七七還好的日子,如何?”

雲潼兒目光瞪大,有些意外突然的驚喜,“真的?你真的可以幫我?我現在都已經冇地方可以去了……”

“可以,你知道雲七七的多少事?”

“她小時候的事情,我全部都知道!”雲潼兒咬牙切齒地說。

“全部都要告訴我。”

江明珠目光無比堅定,讓白靈記錄下來雲潼兒說的每一句話,從雲潼兒口中說出來的東西。

這些都是她調查也查不到的。

從一個月前江明珠就發現了,雲七七的背景很特殊,是經過特殊處理的。

而且怎麼查,都查不到最真實的底細,也是因為這一點,江明珠從一開始就小看了雲七七。

雲七七一直都保持著神秘,撲朔迷離,在暗處。

而她在明處。

雲潼兒將雲七七上次在國畫展上的事情也一五一十告知了江明珠。

當江明珠得知雲七七還有另一個國畫大師的身份時,渾身都震驚住了!

“你是說,她也是慕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