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四弟夏耀辯解道:“我二姐人美路子野,怎麼可能找不到男人,她值得世界上最好的男人。”

一家人和睦溫馨的畫麵,重現在夏姬的眼前。

這是夏姬做夢曾最期盼看到的場景。

此刻,夏家所有一家人都充滿期待的看向夏姬。

夏姬淚流滿麵,鼓足勇氣道:“我現在有喜歡的人了。”

這一番話落音,眾人麵露喜色,似乎比她還要開心。

“太好了,夏夏,我們終於可以放心了……”

全家人互相擁抱在一起,心結徹底解開,渾身都散發著金光,而不是怨氣。

“夏夏,我跟你說啊,要是遇到喜歡的人,一定要早早珍惜彼此,早日修成正果。”

“許願我們夏家後代的膝下子孫延綿,幸福美滿。”

雲七七望著這一幕,美眸有些觸動,比起尋找凶手,他們最大的心結,其實是看到夏姬的生活圓滿。

雲七七看了一眼時間,上前提醒夏姬:“冇有多長時間了,要為他們超度嗎?”

在冇有怨氣的時刻被超度,是最好的時候。

夏姬眼底有些依依不捨,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。

然而還不待夏姬說話,他們的家人便齊聲聲開口:“我們願意被雲小姐超度,隻是當年在夏家放大火的那批人,找到了嗎?”

他們很擔心未來有一天還會再找上夏姬。

所以這纔是他們尋找大火凶手的原因。

雲七七緊皺眉頭:“找凶手一事,我答應過你們,要幫你們完成此事,就不會食言,你們在人世間遊蕩的時間太久,現在若是被超度,你們就可以早日投胎,若是接著等待……”

眾人猶豫不決——

夏姬看向所有家人們:“這些年以來,我也一直在調查當年夏家大火的事件,那個紋身,我至今還冇調查到究竟是什麼組織,爸,媽,我們夏家當年有得罪什麼人嗎?”

當初她年紀太小了,年僅16歲。

那天回家便看見夏家庭園湮冇在一場巨大的火焰中。

但至於具體的原因她並不得知,後來在新聞上看到調查,也隻是說意外。

可夏姬當然知道,那不是意外,那是一場有組織的謀殺,到底為什麼夏家會被當年那批神秘組織給盯上?

雲七七視線瞥過去,現如今心結完成其一,他們的生前記憶也早就恢複了。

“你們若是能想起來,對我們尋找大火真凶的進度,也會有幫助。”

此刻,父親夏國華歎了口氣:“要真要說得罪過什麼人,那應該就是大火前的半個月,我撞見了一場不該看見的東西。”

“不該看見的東西?”夏姬神情嚴肅。

夏國華點了點頭:“我那天在高架橋上剛送完貨,我看見有一對夫妻被殺,好像他們正準備處理屍體,偽造現場,當時給我嚇壞了,我就拿手機拍下來視頻,想要報警。”

夏姬倒吸了一口涼氣,還從來不知道這件事……

十年前,夏家做的是海鮮運輸生意,因為熱愛南方的海邊,夏爸爸經常外出送貨。

“你真的錄下來了?”

“是啊,我錄下來了,那群人非常敏銳,我才錄了十五秒的視頻,他們就發現我了,嚇得我趕快開車就從高架橋上離開了。”

母親溫心開口:“就是,當時把你爸嚇壞了。”

“後來呢?”夏姬立馬追問道。

“後來我和你媽商量,冇有將這段視頻公之於眾。”夏國華提到這事有些愧疚,“夏家有十四人口,我們顧忌太多,若是真的公之於眾,怕夏家惹上很大的麻煩,因為他們那群人敢那樣光天化日之下做那種事……”

是個人都會怕。

“當初你爸天天關注新聞訊息,據說那對夫妻也並不是普通人,而是京城最大的豪門厲家。”

雲七七身子猛然一震,瞳孔顫了下:“厲家?”

厲雲霈的父母?

夏姬臉色钜變,也從來冇有想過夏家的事情會和厲家聯絡在一起。

“冇錯,就是厲家,豪門恩怨向來深似海,後來新聞冇過多久被壓下去了。”父親夏國華歎息道,“我才知道出車禍,那輛車墜入海裡了,那肯定是一場偽造。”

葉燃聞言,目光帶著極致的複雜。

“我們夏家就想過普通人的日子,可遇到這種事實在是太糟心了,我也天天過意不去,那天,我將這段視頻刻成了光盤,準備開車去一趟厲園,放到厲家門口就走人。”

雲七七美眸深沉,看來,這份光盤,始終都冇有交到厲家人的手上。

“可我還冇出門,那群人便找上門了……他們在我們家放了一場火,從我手上搶走了光盤,將我的手機踩碎。”

夏家所有人眼底泛紅。

大哥夏墨辰道:“那天我在跟你大嫂打掃衛生,馬上要過聖誕節了,我們給家裡擺了一個巨大的聖誕樹,想等你回來看。”

大嫂莊沐音點頭:“是啊……”

三妹夏安安也回憶道:“那天我正在陪孩子玩。”

四弟夏耀道:“那天我在書房打遊戲。”

爺爺也笑哈哈道:“那天我跟你奶奶在後花園下棋,你奶奶輸給我好幾回合。”

奶奶敲著柺杖:“明明是我贏了。”

“姑姑,我們躲在衣櫃裡,但還是被髮現了。下次我們一定躲好!”

夏家的小朋友們乖巧開口。

那場大火肆虐而野蠻。

死了全家。

“夏夏,我的寶貝女兒,還好那天你冇在家……”夏國華眼裡儘是寵愛,“還好,還好。”

從小夏姬的家人都很寵愛她,知道她有電腦方麵的天賦,便專門培養她這一方麵的技能,支援且尊重,給她報了不少的培訓班。

那天她去上了電腦代碼的培訓班,老師誇她天賦異稟,所以她一直到晚上纔回家,回家準備過平安夜。

可平安夜,一點也不平安呢。

大火燒完,漆黑的夜,滿是飄白的雪花,每一顆都漂亮而精緻,花瓣在地麵上鋪上了白色的絨幕。

她的腳印很小,踩進去陷阱去一個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