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印大師,就她了!聽我說謝謝你,因為有你,溫暖了四季!”中年男人聲音難掩激動,這簡直就是自己夢想中做女人的模樣。

這豐潤飽滿的身材,額頭天庭高,鼻子挺,顴骨突出,下巴長。

氣質優雅,透著職場上帶有的乾練與成熟。

“你一隻餓死鬼跟誰學的這麼皮?”印勁楓臉色有些黑線,竟然還會唱歌。

“我上桑瀾身的時候,跟他打卡了不少網紅餐廳,我現在可不隻是一隻餓死鬼,你們這個時代的好多東西我都知道。”

“行啊,印勁楓,我知道你要乾什麼了,奪筍啊!”

葉燃哭笑不得,一想到江明珠即將吃成一個大胖子,頓時就感覺那畫麵很好笑。

印勁楓仰天長歎:“希望這次讓她長個教訓,以後彆再做壞事!”

*

下午14:00。

雲七七在待客室準備就緒,她沐浴換上了一身乾淨的秋裝卦袍。

原本的墨色長髮,用一根純綠色的玉簪子將頭髮綰起來,玉簪上的一串流蘇珠渾然天成。

人間富貴花的長相,搭配這一身裝扮,有股冷清慵懶感。

雲七七虔誠地敬香,將手機上存著的老祖宗牌位照放在支架上,三鞠躬。

按照規矩來說,開了天眼見了鬼,就要沐浴更衣,以及請神祭祖,拜祖宗。

“各位祖宗們,晚輩七七在此求福,事發突然,今天先將就一下,明日就能正式拜訪,希望祖先蔭庇子孫,併爲子孫解決難處,還有希望我外婆平安無事,謝謝各位老祖宗們。”

雲七七望著照片內的老祖宗牌位們。

那張清純絕美的臉蛋,忽然一本正經開口道:“小時候偷吃你們供果的事情,你們就早些忘了吧!”

“……”

就在這一瞬間,她的手機好巧不巧從支架上倒了下去。

列祖列宗們的照片歪著腦袋,有幾分可愛地直視著她。

“明日一早回道觀的時候,我定給你們捎帶一些京城最肥美的果子帶去,讓你們吃個夠。”

雲七七頗為無可奈何的揚起笑容,旋即將桌上的東西都收拾好,坐在主人椅身上,拿出銅錢、簽筒、黃符、以及測字要用的東西。

馮飛很快帶了一個較為年輕的女孩進來。

“雲小姐你好,我叫沐北笙,我的職業是一名酒店試睡員,最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,我想解夢。”

年輕的女孩坐在對麵。

雲七七仔細打量著她的五官,她空氣齊劉海下的眼睛水靈有神,眼形較長,雙眼皮,眼頭眼尾帶勾,看人時朦朧含情,是桃花眼。

心眉形如柳枝,眉毛又細又窄,滿地桃花。

眼角有痣,這個部位也叫奸門,是桃花痣,代表異性緣好,哪怕在結婚後,也容易招惹一些“桃花”。

擁有美人尖,且鼻子豐厚。

代表自身聰明伶俐,很旺夫,桃花運好,身邊有很多追求者的愛護。

個性單純,很容易受異性的誘惑,活潑開朗,一生桃花運都不凡。

雲七七還從未見過桃花運這麼好的女孩。

桃花太旺,就成一種禍,她在她的身上看到了陰邪的桃花運。

“先聊一聊你遇到的事情吧。”雲七七開門見山。

沐北笙點了點頭,表情有些激動,臉頰透著羞紅:“剛纔我自我介紹了我的職業,酒店試睡員,這個職業顧名思義,需要試睡各種酒店。”

馮飛有些驚歎:“還真有這個職業呀?冒昧問一下,你們酒店試睡員的工資高嗎?”

“還是挺高薪的,所以我纔會一直做下去。”沐北笙掰著手指直接比劃出來一個數。

馮飛倒吸了一口涼氣,這真是妥妥的高薪職業。

他撓撓頭:“這麼好的工作,上哪裡找,我也想去!”

沐北笙微微一笑,耐心地回答道:“其實這個職業冇有你們想象中那麼簡單,酒店試睡員,在國外被稱為酒店品評家,要求應聘者具有敏銳的觀察力與感受力,熱愛分享,熱愛旅遊。”

馮飛還是覺得這是世界上所有人最理想的工作。

誰不熱愛旅遊呢?

帶薪全球玩個遍,還能舒舒服服的睡覺,多好呀!

“酒店試睡員體驗酒店的服務、環境、衛生、價格、餐飲等多個方麵,比如床墊的軟硬、空調冷暖、網速快慢、下水道暢通、浴霸的使用感受,都要將體驗結果寫成一篇體驗報告,供酒店和網友參考。”

不止是酒店試睡員,還有一些新家裝修好後,也會請她進去入睡。

也有的單子是請她進去測甲醛……

“我們也很辛苦,因為在試睡的時候,有相關的科技產品連接著我們的大腦,第二天早上起來會檢測睡眠質量,生成發送給公司,所以,對睡眠是有要求的,大多數要專注沉浸式睡眠,不能做夢,夢少。”

“為什麼不能做夢?”

馮飛有點疑惑的提問道。

這做夢可是人之常情啊,誰能控製住自己不做夢呢?

“因為隻要專注於睡眠,睡眠質量纔會穩定,要是做噩夢,肯定就代表環境不合格,他們之所以找試睡員,其實也是想讓自己的合作方看到滿意放心,所以大多數選擇的都是睡眠質量本身就高的人。”

馮飛感歎,這可就不容易了,不做夢,得天天吃安眠藥吧。

沐北笙忽然說道:“不過,我天生倒頭就睡,從我小時候記事起,從來冇有做過夢。”

“看來沐小姐還真是適合這一行,你真的不用靠藥物嗎?”馮飛前所未聞。

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不做夢的人?

“不用。”沐北笙搖了搖頭,突然喜悅又嚴肅地道:“可從前幾天,我睡了一家酒店後,我竟然第一次做夢了。”

雲七七聞言:“是什麼夢呢?”

沐北笙抿唇,雙手捧著臉,光是回憶起來,就有些滾燙——

“不可描述的夢。”

雲七七一下子明白了。

一旁的馮飛喝水差點一口噴出來,咳嗽了幾聲,接著聽沐北笙說下去。

“不過,我能看清楚他的臉,他長得很帥,是我遇到所有男人中,最帥的一個,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型,我對他很心動。”-